笔下文学 > 左苏 > 第八百零九章 必须面对的过去

第八百零九章 必须面对的过去


    为了确保安全,左苏家直接将扫墓的消息放了出来,曝光度越高,关注的人多一个,他们的危险就少一分。

    墓园前整整齐齐的停了一排黑车,哪怕是过年期间,这里也围绕了许多新闻媒体。

    大家族扫墓,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这么多年以来,左苏家从不大规模扫墓,这里面意味着什么,引得他们争先恐后的挖掘。

    一身黑色的西装,庄重得体,苏梓安率先下了车,替浅汐打开了车门,女人一个颔首表达了谢意。

    男人隐藏了那晚发生的事情,拿了个理由将浅汐搪塞了过去,他并不是个撒谎的人,浅汐也就信以为真了。

    车门纷纷打开,所有人的聚集,顺着安保维持出来的道路走了进去。

    为首的是白雪和苏翔海,所有人皆是一身黑色,白雪带着墨镜,更是不苟言笑,左苏家与生俱来的气势,让人难以攀附。

    进了墓园,工作人员引领在前准备好了所有祭拜的物品,两家人并没有分开,而是都去了左岩的墓地。

    浅汐是第一次见左岩,照片上的男人看起来雄姿英发,却未曾想过他的生命就停留在不到三十岁的时光里。

    她看不到白雪的表情,但直觉让她感受到,那个坚强的女人墨镜下藏着眼泪。

    气氛的渲染,忽而让所有人明白了所谓的意义,左苏家这些年受到的折辱,是不可能轻易罢休的。

    苏亦夏行动不便,苏笙非在一边静默的推着他,收起了所有的顽劣。

    庄严,肃穆,每双眸子里都不约而同的燃起了花火。

    扫墓的意义,不仅仅是为了缅怀,更主要的是为了凝聚这一颗颗不安稳的心。

    “老公,你看老苏家的三个孩子都长大了,这么些年,如果没有老苏的支撑,我可能也不会走到今天。你放心,我一定会拼尽全力的把左氏夺回来,彻彻底底帮你和婷婷的仇给报了。如果你在天有灵的话,就请保佑这群孩子们平安吧。”

    女人的话语里恨意与温柔交缠着,谁也没想到她更大愿望是祈求他们平安,反而没有之前的冷漠。

    白雪的手抚过脸颊,应该是擦掉了快要流淌下来的泪水。

    “辰希过来,给你父亲叩个首。”

    女人朝着一边的男人招了招手,左辰希目光凝重的走了过去。

    之后白雪又将目光转向了浅汐,“小汐,第一次见你姑父吧。”

    白雪的声音淡淡的,无奈与忧伤,好在她戴着墨镜,不然会展露所有的憔悴。

    浅汐抬起眼睛与白雪对视,她话虽没说的清楚,但是浅汐理解了其中的含义。

    白雪还是认同自己的,她与左辰希一样,都等同于白雪与左岩的孩子。

    一份归属感,浅汐乖巧的走了过去,与左辰希并排跪下,近距离凝视着那张黑白照片,男人的笑容很温和让人很好亲近,他与苏伯伯一看就是同样的人。

    两人一连三个叩首,带着无限的尊敬,白雪忍不住仰起头,怕是又在抑制自己的泪水,苏翔海不声不响的拍了拍女人的肩膀。

    “嫂子,大哥在天有灵会保佑我们左苏家的。”

    逝者已矣,有一种悲凉,就是哪怕倾尽所有,也无法换回彻底失去的东西。

    他已经躺在这块冰冷的土地里了,再也不会起来,对她笑,给予她温柔。

    女人应和的点头,强忍下悲痛,一切都要有个终结了。

    “你们也去给左伯伯叩个首吧!”苏翔海说着,又面向墓碑,“大哥,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会帮你守住属于你的一切。”

    苏亦夏行动不方便,只能坐在轮椅上行注目礼,苏梓安和苏笙非上前,郑重的磕了一个头。

    今天的天气出奇的艳阳高照,没有一点的阴霾。

    墓园的栏杆处,围满了人,只想拍下一张祭拜的照片。人群中一个乔装的女人,拉低了自己的帽檐,快步的从人群中撤离了。

    之后他们又去了苏伯母的墓地,三兄弟脸上的悲伤更加的浓郁了。

    浅汐彻底变的安静下来,忽发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自己。

    回头望过去,什么都没有。

    白雪走到了她的身边,低声附耳呢喃,“不管怎么样,注意自己的安全,我是真心希望你和辰希都好好的。”

    安保都是明面的,暗处的尾巴,白雪并没有去清理,浅汐被盯上那是必然的事,她能做的也只有提醒罢了。

    浅汐微微一笑,“姑姑,我可能八字不好,命硬的很,阎王都不想收我的。”

    一句玩笑轻松带过,而白雪的脸却惨白了几分,自己是说错了什么吗?她经历还算少吗?光死里逃生都很多次,可能真的是自己命硬吧。

    墨镜的遮挡,浅汐看不见她的眼睛,也无法揣测女人心中的想法。

    “哎。”一声冗长的叹息,“小汐,别恨我。”女人清晰的吐露出了话语,里面却包含了太多。

    浅汐望着白雪,可能自己真的恨过,抱怨过,但是现在也确实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她不仅仅是在报答这二十年的养育之恩,浅汐从小接受的教育,善恶分明,黑白清晰,简家的行径嚣张到强取豪夺,还有一直善待她的苏伯伯和三兄弟,苏伯母的牺牲,一切的一切让她彻底抹去了后悔两个字。

    “姑姑,等一切结束,如果还有机会,听我弹首曲子吧,外婆告诉过我,你最喜欢哪首。”

    纯真的笑容,哪怕一身黑色的正装,在阳光下都显得格外的灿烂,美好。

    白雪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喉头哽咽住了,她知道自己的不公,而浅汐却彻底释然了。

    这种感受,她甚至宁可她去恨自己。

    忽发的拉住了女孩的胳膊,将浅汐拉入了自己怀抱,轻抚着她柔顺的长发。

    “小汐,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白雪贴近了她的耳朵,浅汐感受到一阵湿漉,她哭了,真的哭了。

    浅汐赶紧拍着白雪的后背,“没关系的妈妈。”

    这么多年,她一直想叫出口的称呼,终于说出来了。

    白雪的冰冷,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她的胆怯,总是唯唯诺诺怕搞砸了一切。

    眼泪变得汹涌,所有人只看到两人的相拥,并不知道白雪眼泪的决堤。

    浅汐的懂事,反而激起了白雪的无限恨意,如果没有简家,就不需要有任何的牺牲,她就不用去赌,不用去舍弃谁。

    女人还是推开了她,伸手替她整理碎发,举止温柔,嘴角含着一抹笑意。

    好像彻底的心满意足了,不在有什么遗憾了,这发自真心的温柔,让浅汐整装待发。

    苏亦夏在一边看着两个女人的画面,目光变的深邃,白雪的意图已经被他窥探。

    他不能破坏大局,但是浅汐他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护她周全。

    男人曾许下的承诺,始终都没有忘记。

     (http://www.bxwx123.com/novel/FXp8w.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