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猎谍 > 第八十九章 触及底线

第八十九章 触及底线


    张江和对驮帮是做什么的,没有半点的兴趣,他只关心驮帮会不会继续对唐城实施街头袭击。“叔,这种事情根本无法避免,从咱们开始行动的那一刻,就已经跟城里的袍哥势力成为对头。他们这些坐地户,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咱们破坏他们的利益,我估计,这个驮帮的出现还只是个开始,说不定接下来还会有其他的帮会势力出现。”

    相较张江和的担心,唐城这个诱饵却表现的全然无所谓,不管是表情还是言语之中,都看不出丝毫的担忧。唐城表现的无所畏惧,实际心里却是毫无头绪,毕竟只靠手下老警们打探来的消息,他还无法锁定这个突然冒出头来的驮帮。还是得要去找王秉璋这个地头蛇才行啊!离开重庆站之后的唐城案子思量一番,随机马上去了市局找王秉璋帮忙。

    “驮帮?你怎么跟他们搅在一起了?那些人可都是属山蚂蟥的,只要下了口,就会死咬着不放。”果然,看王秉璋的反应,他是知道这个驮帮的。在唐城的再三追问下,王秉璋这才将自己对驮帮的了解说了出来,“这个驮帮原本就是云贵一带的一股武装马帮,他们这种武装马帮自然与茶马古道的马帮是不同的,因为他们不运货,只是从缅甸向国内贩运烟土和军火。”

    “早几年的时候,我手下一个亲信嫁了个姐姐去云南,他姐夫家里的一个远亲就是驮帮的人。听说这个驮帮里几乎全都是当过兵的,其中还有驻守缅甸的英国兵和印度兵,反正这个驮帮里面乱得很。去年的时候,驮帮的一个驮队在边境被缅甸土司的私人部队拦截下来,结果你猜怎么着,两边打了整整一夜。驮帮的驮队安然无恙从边境过来,那个缅甸土司的私人部队却被干掉大半,驮帮很难缠的!”

    王秉璋的告知,令唐城脑海中生出一个词来---雇佣兵,这个驮帮的做事风格和人员构成,几乎跟后世里出没各大战区的雇佣兵部队一样。唐城忽然来了兴趣,对他而言,只是靠着系统技能抓捕日本特务,这种生活未免太过平淡。如果自己的对手是一伙形同后世里雇佣兵一样的家伙,那样的生活似乎会很刺激也说不定,唐城心中隐隐有了些期待。

    “你莫不是真的要跟驮帮硬怼下去?”王秉璋身为市局局长,自然知晓唐城大白天被人袭击的事情,唐城以来就跟自己打听驮帮的事情,王秉璋就已经猜到袭击唐城的事情跟这个驮帮是分不开关系的。所以,他刚才在说驮帮情况的时候,故意说的夸张了一些,目的是为了令唐城知难而退,可是此刻看唐城的反应,却像是有些跃跃欲试要跟驮帮死磕到底的样子。

    唐城用一种很是奇怪的表情斜了王秉璋一眼,“人家都派了人,大白天在街上砍我了,我干什么还要给他们好脸色?王局,你可别忘了,我现在还是个警长,是你的部下。你这个大局长应该为我撑腰才是,这怎么还劝我让步了呢?我现在就怕,我这边退了,人家那边还不一定乐意呢!”唐城这番话中显露出太多的深意,王秉璋的表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说实话,王秉璋现在并不担心唐城,他真正担心的是张江和的态度。唐城是张江和的侄子,而且王秉璋已经通过在南京的同学打听到情报处那位处座很是看好唐城的消息,一旦执掌重庆站的张江和决定支持唐城,那驮帮和唐城之间的事情就会被无限放大,到时候,重庆城里可能又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你且放心,我尽量将影响压制到最低, 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那个驮帮不来找我的麻烦,我就不会主动招惹他们。”看着满脸担忧的王秉璋,多少能猜出点对方心思的唐城笑着言道。“我还有大把的正事要去做,哪里会有那么多的闲工夫搭理这些不知所谓的家伙,不过咱们可先说好了,如果他们再来招惹我,那我可就要大打出手了。”

    唐城早就知道王秉璋这个市局局长,跟城里诸多袍哥势力私下里有关系,他最后这句话实际就是专门说给王秉璋的,他希望王秉璋能把自己的这句话和态度,转告给那些躲在幕后搞事情的袍哥大佬们。能坐上市局局长的位置,王秉璋岂能是个笨蛋,听出唐城话中意思的他,只能在心中暗骂唐城是个惹祸精,但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唐城的确是有做出这种威胁的能力。

    通过王秉璋的渠道,唐城的态度很快被城中很多袍哥大佬们知晓,一些跟王秉璋关系密切的袍哥大佬们已经打了退堂鼓,不过亦有部分还不知道唐城厉害的袍哥堂口,打算继续针对唐城实施他们的手段。“不要理会,有胆子的就该拿着刀枪打上门来才是,送几只死狗死猫算哪门子的能耐?”接下来的几天里,陆续有装着死狗死猫的盒子,出现在军营大门外,唐城却都没有理会。

    “咱们目前的主要任务,就是盯住城里的那几个目标,同时搞清楚肖长河跟鸿运旅馆里那对男女是什么关系。至于其他的琐事,不用去理会,咱们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关注不相干的事情。”唐城对手下老警们的原话,被很快传到张江和的耳朵里来,张江和对此还很是感慨了一阵,觉着唐城总算是长大了,可他却并没有想到,事情到了第二天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唐城无所谓的态度,令那些暗中搞事的袍哥们,觉着唐城是个好欺负的。连日送来死狗死猫不见唐城有反应之后,调查队里一名老警的家眷居然遭到辱骂毒打,而且动手的人在现场还叫嚣着喊出了唐城的名字。不好,要出事!接到消息的王秉璋和张江和几乎同时有了同样的想法,按照他们对唐城的了解,对手下人一向宽厚的唐城绝对不会继续忍耐下去。

    王秉璋和张江和的担心并非是杞人忧天,就在他们拿起电话或是派人找寻唐城的时候,赶到事发地点的唐城和一众老警们,已经通过现场一名路人的点拨,锁定了一个叫廖金发的浑水袍哥。“去找到这个廖金发,我不管他是哪个堂口的人,也不管他拜的山门是哪个,我只给你们一个任务,那就是马上找到他。”唐城这次是真的怒了,针对老警家眷用这种手段,那可就太没有底线了。

    唐城找寻的廖金发虽说是个浑水袍哥,而且还入了堂口,可是此人生性奸猾,认识他的人当中,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跟他交往。此刻的廖金发,正在一个叫富华的小赌场里赌钱,才拿到手的30块大洋,已经被他输出去几乎一半。30块大洋,就是他带头围堵老警家眷的酬劳,这个为了钱什么都敢做的家伙,此刻还并不知道唐城已经在追捕他。

    唐城手下的老警,各自都有自己的线人,再加上调查队现在还有一个专门搜集情况的包打听在列,还不到2个小时,唐城就已经收到廖金发在富华赌场的消息。“走吧,咱们去会一会这位廖大能人!我也很想知道此人到底长了个什么样的脑袋!”接到消息的唐城马上带人赶往富华赌场,至于富华赌场背景如何,唐城全然没有考虑。

    “欺负了我的人,就必须要付出代价,赌场是谁的,这并不重要,反正我也不是冲着赌场去的。”在赶去富华赌场的路上,赵大山还试图劝说唐城不要触怒富华赌场,可唐城给出的回答却令赵大山无言以对。“赵叔,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这并不是谁让谁的问题,而是咱们调查队今后能否在重庆城里立足的问题。”

    富华赌场很热闹,虽说赌场规模不大,可进出这里的人却是不少。唐城一行人才从车里出来,就已经被赌场门口的打手发现,唐城等人的样子一看就不是来赌场里赌钱的。“站在这里,别乱动,负责后果自负。”唐城的表现令赵大山如坐针毡,在赌场门口就把手枪亮了出来,这人得有多莽啊!唐城根本没有跟赌场打手废话的意思,直接拎着手枪闯了进去,啪啪啪的三声枪响,原本热闹异常的富华赌场里瞬间安静下来。

    正输的满头大汗的廖金发,好不容易抓到一副好牌,还没等他将手中的两张骨牌拍在桌上,接连出现的枪声,令廖金发手一抖,一张骨牌脱手而出掉罗到了桌下。本想靠着这一把就能翻本的廖金发随即大怒,按照富华赌场的规矩,赌牌九的时候,如果赌客一方的骨牌掉落到桌下,不管有意无意,这一把都算赌客输了。

    “谁他娘的…”勃然大怒的廖金发回身正要喝骂,谁知道一句话只说出一半,脑门上就被顶着一支手枪。富华赌场里的一众赌客们谁也不敢出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群突然闯入的人,将廖金发按倒地方捆起来,然后像过年时杀猪宰羊一样,将捆的粽子一样的廖金发从赌场里拖了出去。 (http://www.bxwx123.com/novel/JJNrI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