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猎谍 > 第二章 出面劝说

第二章 出面劝说


    王秉璋本身的能力,实际并不足以当上市局局长,但他却有一个其他人没有的优点,那就是善于听取他人的建言。唐城出的这个主意,王秉璋一开始并不以为然,可是离开军营之后,王秉璋在返回市局的路上,却是越发觉着唐城给出的建议有些道理。经过一个晚上的思量,王秉璋第二天一大早便去了市府,也不知道他是如果说通市府那些大员们的,总之王秉璋离开市府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意的。

    中统在重庆的办事处在暗中盯着学生,警察局亦同样有眼线潜伏在学生中间,眼见着学生私下的串联越发的明显,没等中统做出反应,王秉璋便依照唐城给出的建议,抢先依照眼线提供的名单,以市局局长的身份秘密约谈了几个学生代表。王秉璋约谈学生代表的地点,并非是在市局,而是选择了调查队在城区里的那处安全屋。

    接到手下老警汇报的唐城,被王秉璋的无赖行径给气乐了,“不要理会,他这是担心事后遭到责难,想借此把咱们调查队也拖下水!既然他想拖咱们下水,那干脆就更直接一些好了!”唐城想明白了王秉璋的用意之后,并不反感王秉璋拖调查队下水的想法,但他提出一个要求,王秉璋私下约谈学生代表的现场,必须要有调查队的老警在场。

    因为连续的严打行动,使得重庆城内的治安环境为之一变,王秉璋这个市局局长的官声还算不错,学生代表算是认同了王秉璋代表市府出面约谈的资格。只是这些学生代表们却疏忽了王秉璋的出身,王秉璋出身川军,当警察之前甚至连字都不认识,就算是现在,王秉璋了解时事还需要秘书来读报纸。和学生代表只聊了一小会,原形毕露的王秉璋便数次骂娘,这使得学生代表们很是愤慨。

    王秉璋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和学生代表的第一次会面便以失败告终,奉命观察会面现场的老警回来给唐城汇报时,还故意学了王秉璋当时气急败坏的模样。“队长,你当时是没有看到,王局当时被气的都快翻白眼了。不过那几个学生代表还真是能说,一个个看着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没说几句,就把王局给说的没了脾气。”

    “王局就是太想当然了,他总觉着自己是市局局长,能亲自出面,就算是给了那些学生天大的面子,可学生们并不会这么想。”唐城呵呵发笑之后,对王秉璋今天的表现也不是很满意。“学生们都很单纯,他们之所以串联游行,完全是因为战事爆发,日本人的狼子野心已经暴露的明明白白。可惜**里还有人呼吁克制,在这种情况下,学生们自然不会干休。”

    唐城此刻说的这些,调查队的老警们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听得明白,唐城也不奢求他们能听明白自己的意思。王秉璋没能说服学生们打消游行的计划,可他是在市府那边拍胸脯子做了保证的,所以无计可施的王秉璋还是又来找了唐城想办法。“办法自然是有的,不过我并不保证就能一定奏效。”唐城并没有把话说死,可王秉璋现在是搂着根稻草都能当成救命的棍子,那里会允许唐城拒绝自己。

    唐城同样不希望看到重庆乱起来,否则他便不会提醒王秉璋要留意学生们的动静,眼见着王秉璋这是准备赖上自己了,唐城也就没有跟王秉璋客气。“我可以出面帮你,不过我不能白干,我出马是有条件的。”唐城故意摆出一副吃定了王秉璋的嘴脸来,后者有求于唐城,便只能是默默点头,算是默认了被唐城敲竹杠。

    “看你那小气样,我又不问你要金要银的!”唐城故意要掉王秉璋的胃口,默默看着脸色发紧的王秉璋,唐城点了一支烟之后才继续言道。“我听说省厅那边进了一批新枪,给我弄两只柯尔特手枪和200发子弹,我就帮你出面解决这件事!”听得唐城只是想要两只新手枪,原本提着心的王秉璋,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只是弄两只手枪,对他而言算是太过轻松。

    王秉璋生怕唐城会反悔 ,便立马答应下来,甚至还主动再多送唐城一支****作为添头。得了便宜的唐城也不含糊,径自跟王秉璋耳语一阵,“你这个能行吗?那些学生可不好糊弄,要不然我也不会再来找你想办法!”被面授机宜的王秉璋瞪圆了双眼,有些不大相信唐城的话,唐城跟他说的这些,他都已经跟那些学生代表们说过了。

    “你且把那个吗字去掉就好!”唐城冲着王秉璋呲牙一笑,“城里那么多家火锅店,并不是每一家的味道都一样。同理,同样的道理说出口,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说的一样,所得的结果自然也不一样。你要是信我,就按我说的办,你要是不信我,那就请你另请高明!”唐城说的干脆,容不得王秉璋质疑,王秉璋无奈,只能是点头答应下来。

    唐城给王秉璋出的注意很简单,既然他已经跟学生代表们见过面,唐城便要王秉璋将哪几个学生代表再约出来一次,这一次,唐城会出面同那些学生代表们面谈。王秉璋现在已经是黔驴技穷,就算他对唐城的注意心中存疑,却还是在天黑之前,动用自己的关系和力量,将那几个学生代表集中在了调查队在城里的安全屋里。

    “不好意思,临时有事来晚了!”身穿便衣的唐城感到安全屋的时候,那些学生代表们早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眼见着原本在安全屋里看着他们的一众老警们,此刻隐隐以唐城为尊,和唐城年龄差不多大小的学生代表们纷纷在心中暗自好奇起来。“我姓唐,职位不大,只是个警长,受市局王秉璋局长的委托,过来跟诸位聊一聊关于学生游行的事情。”

    “先听我说,等我说完之后,会给你们充足的时间各自发言。”唐城进门便表现的很强势,一口开便不允许有人打断自己。“首先,我要声明本人的立场,只要不扰乱市面安定,我本人并不反对学生组织游行。”唐城的这个声明,立刻令在场的这几个学生代表暗自雀跃,唐城是代表王秉璋来跟他们会面的,所以,他们也可以认为唐城刚才的声明就是王秉璋的立场。

    “但我要说的是,学生游行在其他地方已经屡见不鲜,你们细数一下,哪次学生游行没有出事?”唐城口风突变,马上引来学生代表的指责,唐城却并没有气恼。“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们先听我说,等我说完,会给你们时间各自发言。你们会说学生游行之所以会出事,是当局责令军警阻拦所致,我要说,这只是一部分原因,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出在你们内部。”

    “你们是学生,很多人并没有社会经验,也就是成年人常说的为人处世的经验,所以,你们这些学生分辨不出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我们可以做一个设想,如果在你们之中,隐藏了一些带着某种目的的有心人,在你们大肆集结开始游行的时候,这些藏在你们中间的人故意去跟军警发生冲突,结果会如何?”唐城说到这里,便突然顿住话音,目光凛冽的环视着面前的这些学生代表。

    “这个…绝对不可能,我们参加游行的人都是有学籍的。”一个肤色略黑的学生代表表现的有些迟疑,但他话语中所表现出的意思却很是肯定。唐城闻言,只是轻轻摇头,再看其他学生代表,却再无人发言。

    “这个不是不可能,而是绝对有可能!就算你们离开学校的时候,核对了每个参加游行同学的学籍,可你们不可能在游行的途中,有效控制每一个试图混入你们中的人。比如,你们的游行队伍转过一个街口的时候,从围观的人群中突然有人钻到你们的游行队伍中去。所有人的情绪在这个时候,已经被各种口号激发起来,谁会去将这些临时混入你们中的人驱离队伍呢?”

    “再有就是,游行的组织者往往会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列,如果临时混入你们中间的这些人是刺杀者,他们只需要在游行队伍被军警拦下的时候,寻机刺杀组织者,便会彻底搅乱游行,甚至引发骚乱。游行队伍的前面出了事情,往往跟在后面的人还不知情,所有人在那个时候,只会随波逐流,骚乱一旦出现便会在短时间里演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我们是警察,维护的是市面安定,这两次的严打行动,你们应该也都知道,现在的治安情况较往年已经大有改观,这就是我们这些警察的努力。同理,我们这些警察,也不希望看到城里出现骚乱。之前王局就见过你们,我倒是觉着王局提出召开学生辩论的计划着实不错,将学生游行改为辩论或是誓师大会,同样很有意义。”

    唐城并不看好学生组织游行,所以他极力阻拦,甚至不惜亲自出面会面学生代表。只是他和王秉璋一样,都小看了这些学生们的倔强和坚持,唐城话音刚落,就有学生代表抢着发言,而且言语的内容,皆是对唐城刚才那些话语的反驳之词。 (http://www.bxwx123.com/novel/JJNrI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