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猎谍 > 第五十九章 整点行动

第五十九章 整点行动


    白占山此时不疑有他,便马上同意了唐城的这个请求,他以为这个周朝先只是那家当铺的朝奉,却并不知道周朝先便是这家当铺的幕后老板。按照唐城的建议,白占山再一次返回军事情报处汇报此事,大喜之下的处长马上召集几支行动队集结,然后把那些白占山带回来的目标资料,下发给其他行动队。

    军事情报处确认的行动时间是下午三点整,唐城却在2点半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距离中心警局不远的那家当铺外面。“队长,咱们的人刚刚才进入确认过,那个周朝先现在就在当铺里。”进入当铺去确认目标的是一个乔装之后的老警,不知道内情的人,是绝对看不出这个看着潦倒的中年人居然会是个警察。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唐城提前撒出去的人手也已经移动到当铺的后面,眼看着手表的指针已经移动到三点的位置上,一副阔少打扮的唐城伸出自己的右手,站在在旁边的周广志马上递过来一个锦盒。锦盒里装的是一只梅瓶,虽说不算什么珍品,可清中期的梅瓶在市面上也算是有些收藏价值的。唐城亲自出马,这次伪装的是一个富家阔少,这只装在锦盒里的梅瓶,便是为了松懈周朝先的最好道具。

    “老周,你跟我进去,其他人在外面待命,注意封锁周围,一个人都不能让跑出来。”唐城最后叮嘱几句,便拎着那个锦盒迈步向当铺走去。这还是唐城第一次进当铺,为了不会在行动中出现疏漏,唐城还专门去过一家在南城的当铺,亲身领略过一次当铺质押的过程之后,唐城这才制定了行动步骤。

    但凡当铺,一进门便是一个有成年人高的柜台,想要质押的东西,只能经由物主举手送进柜台上的那个小窗口里,而这一点,恰恰是唐城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唐城带着周广志走进当铺之后,便大模大样的在柜台前的椅子里坐下来,那个锦盒便被唐城放在了椅子旁边的小几上。来当铺的人当中,各色人等皆有,像唐城这样衣冠楚楚端着架子的也不算少,所以当铺的小伙计马上便端来一杯茶水。

    “叫个识货的来看看,看看小爷我这家传的物件,值多少钱。”唐城没喝那杯茶水,只是等着小伙计的面,轻轻掀开锦盒,让对方看了一眼锦盒里面的梅瓶,便马上又关好了锦盒的盖子。有个不错的物件在手,再看唐城穿戴也不像街面上的混混,小伙计的态度马上就又殷勤了几分。

    不过很可惜,小伙计传话之后,从里面出来的朝奉却并不是周朝先。唐城不动声色,先耐着性子等这个朝奉看过梅瓶,并开出死当300块大洋的价格之后,这才伸手端起那杯茶水,并且故意皱着眉头言道。“都说你们天利源是个公道的地方,现在看来,却是人云亦云罢了。我这个梅瓶虽说不是什么珍品,可也算得上是个能入眼的物件,你们就只出300大洋,未免有点太狠了吧?”

    已经看过梅瓶的当铺二朝奉面色有些难看,实话说,他刚才开出的这个价格的确是太低了。可这里是当铺,当铺的规矩是历来如此的,如果每每都以市价买卖,那还有谁来开当铺。见这个朝奉有些唯唯诺诺,唐城便趁势发作起来,只一个劲嚷着要换一个懂行的来看梅瓶。

    “这位客人,我们天利源在这南京城里,怎么说也算是老字号了。这东西是你的,你如果想要继续在我们这里当,就要依照我们的规矩来。如果你是来找事的,离着这里不到200米,可就是中心警局,大不了咱们这就报警,咱们找个公道人来论伦理好了。”被逼急眼的朝奉也跟着变了脸色,听出唐城一副北平口音,便言称会马上报警,只是他可没有想到,唐城却并不害怕。

    “笑话,小爷来当自己的东西,就是你们把警察喊来又能怎样?咋的?你们天利源管天管地,还能管着不让小爷我说话了不成?报警,快报警,等警察来了,小爷我也自有一套说辞,看看到时候是你们霸道,还是我家的旗号好使。”唐城纹丝不动的坐着,俨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倒是让当铺的朝奉和小伙计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唐城原本以为闹成这个样子,周朝先应该出现了,可他却没有想到当铺还真的报警了,周朝先也还没有露面。闻讯赶来的警察走进当铺的时候,唐城正悠哉哉的翘着二郎腿,怎么看也不像是来闹事之人。唐城名义上也隶属于中心警局,不过他并不怕这两个来自中心警局的警察揭穿自己,因为在当铺外面,唐城早就做好了布置。

    向白占山主动请缨来抓捕周朝先,是唐城的私心作祟,他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这家当铺。可唐城也知道特别调查队这块牌子不够分量,所以在行动之前,就从白占山手下要了两个亲信手下。在唐城进入当铺之前,就安排这两个军事情报处的行动队员分守在当铺街道的两侧,但凡进入这条街的警察,都被两人亮出军事情报处的证件仔细叮嘱过,所以,唐城根本不怕自己的身份暴露。

    接到当铺打来的电话,中心警局派来两名警察,而且都是当铺的熟面孔,一切都看着跟平时并无差别。唐城镇定自若的坐着不动,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周广志也只是抬了一下眼皮,倒是这两个中心警局的警察汗流浃背,神色中透着一丝紧张。简单问明情况,两个警察开始和起了稀泥,这倒是和他们往日的行径一般无二。

    “不行,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我还是那句话,既然他不识货,那就找个识货的出来再看一遍我拿来的物件,小爷我可不能叫人在背后说我张家以次充好。”唐城的目的是为了引出周朝先,自然不能就此罢手,随即继续叫嚷起来,俨然是一幅受不得起的嘴脸来。一直在后堂周朝先终于坐不住了,前面的吵嚷,他在后面也已经听了一阵,话里话外的的也只是一个富家子跑来自己这里摆威风罢了。

    警察出面了也不行,那就只有自己出马了,轻咳一声之后,一直没有露面的周朝先推开隔门,从后面出来。见周朝先终于露面,唐城心头泛起一阵喜意,随即伸出右手指着桌上的锦盒言道,“终于出来人了,我还以为你们天利源是没人了呢!既然出来人了,那就过来看看吧,我希望这次你们开出的价格能让我满意。”

    唐城的话语中透着浓浓的市侩味道,在加上他这副鼻孔看人的富家子做派,周朝先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无形之中却也对唐城少了许多防备和警惕。周朝先露面,先出来的当铺二朝奉自然起身把位置让了出来,可就在身穿长袍马褂的周朝先走到桌边还没有坐下的时候,一直翘着二郎腿的唐城却突然一个侧身前探。

    “啪!”的一下,唐城向前探伸出去的右手握拳,先在周朝先的右手腕上击打一下,然后右手松拳成爪并顺势向上,不等周朝先痛呼出声,唐城右手的虎爪便已经到了周朝先的下颌部位。“唔!”唐城的动作很快,只一下便捏住了周朝先的下颌骨,只听得周朝先嘴里闷哼一声,周朝下的下巴就已经被唐城给卸了下来。

    唐城出手太快,快到了不单单是周朝先没有反应过来,就连一直等着出手的周广志都没有跟上唐城的节奏。先卸掉周朝先的下巴,是因为唐城担心这货咬破嘴里可能存在的毒牙,如果不能保证周朝先全须全影的活着被带回军事情报处,自己今后在白占山面前可就难混了。下巴被卸下来,右手也几乎使不上力,此时此刻的周朝先即便已经反应过来,也难以对近在咫尺的唐城构成什么威胁。

    “都别动,谁动我的打死谁。”周广志的反应倒是也算快,见唐城已经动手,便马上抽出后腰上别着的手枪,大马金刀的摆开架势,令当铺的两人和那两个中心警局来的警察,楞在了原位。此刻唐城早已经起身卡住了周朝先的脖子,只一下,就把失去反抗之力的周朝先摔翻在低声,然后捏开对方的嘴巴,开始检查起周朝先的牙齿。

    等在当铺外面的老马带着人冲进来的时候,唐城这边不但已经找到周朝先嘴里的毒牙,还撕下了周朝先内外衣的衣领。一群人一拥而上,马上把周朝先捆的粽子一样,尽管当铺的小伙计和二朝奉苦苦哀求,却也被一同捆绑起来。“关店,给我一寸一寸的仔细搜查。”唐城一声令下,早就按耐不住激动心情的老马便带人涌入当铺后堂,最先被他们搜查的地方便是当铺的质库。 (http://www.bxwx123.com/novel/JJNrI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