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前夫,咱俩没戏 > 卷四:38

卷四:38


    回家的路上,陈洁雅给他打电话,问,要不要过去她那里?

    他说好,挂断手机,一打方向盘,去到她的公寓。

    陈洁雅的聪明和懂事一直是令他满意的,所以,在她离开的五年里,他身边形形色色的女人太多,唯独留她长久的待在身边,说不上多喜欢,却也不讨厌。

    那一晚,是他五年来的第一次失控,麻醉的脑神经里,恍恍惚惚的竟然全是那张清秀而精致的面庞,身下的她说,疼……

    他恍然的想起她将自己完完整整交给他的那一晚,点亮了他生命里爱情的火花,她笑的娇羞灵俏,凡哥哥,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要好好的对我哦!不然,嗯哼?

    他将蜕变成女人的她紧紧的圈在怀里,肌肤相贴,不留一丝缝隙,吻上她的额头,怜惜仿似捧着珍稀的宝贝。

    他告诉自己,展傲凡,这个女孩,不,是女人,要陪你走一辈子!

    回忆太过汹涌,一瞬间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身体的yu望却是那么清晰的叫嚣着。

    他喝的太醉,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身边的那个女人果然,不是她!

    自嘲的勾起唇角,苦涩一笑,是的,怎会是她?五年了,她带着她的骄傲和倔强,退场的那么决绝!

    一晚的放纵,直到清醒的那一刻,才想起竟是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而陈洁雅一直善解人意,不等他开口,已经取出药当着他的面吞下。

    订婚,只是觉得到了年纪了,他也该为展家留下后代了,总不能让孩子生下来是私生子吧,左右是个女人,何况这个女人他并不讨厌,何况,即便是结了婚,也不影响他声色犬马的私生活。

    孩子……这两个字划过心口的时候,有瞬间的刺痛。

    如果当初,他没有……那么那个孩子也有五岁了吧?

    一想到,将会有别的女人生下他的子嗣,莫名的,心底是那样的抗拒。

    陈洁雅告诉他她怀孕的时候,他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可能,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她,他不是个热衷于做那种事情的男人,有需求,但不沉溺,何况,每次他的安全措施都是双重,他带tao,她吃药。

    她说,那晚你喝醉了。

    一句话,骤然点醒他。

    打掉。他知道说出这些太过残忍,可是他不会心软,忧忧和晖晖是她不能再舍弃的,他知道,若是留下了这个孩子,他一定会失去忧忧。

    更重要的,不是她的孩子,他不要!这是重逢后,他第一次那么明白的看清了自己的心。

    但是陈洁雅告诉她,已经成型,是个小男孩,打不掉了。

    她哭着求他,她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给她留下这个孩子。

    于是,他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

    “你……对她做了什么?”沐安忧缓缓开口,声音里几许颤抖,双手攥起,指尖嵌进掌心而未觉。

    展傲凡抹了把脸,双手撑在膝盖上,一脸颓然:“忧忧,你鄙视我也好,瞧不起也罢,当时的我……  我找了专家咨询,他们告诉我同父异母的孩子若是做心脏移植手术,心源合适率要比一般高50%,当时,晖晖一直没有合适的心源,我就想……”

    沐安忧面色一阵惨白,果然,如她所想。

    “展傲凡,你疯了。”沐安忧喃喃开口,那也是一条生命。

    “是的,那时的我疯了,我知道晖晖是你的命,忧忧,我顾不得了,我别无他法,当时的我想着,纵使将来你看不起我,但至少晖晖能留在你身边。”有了晖晖的牵绊,她才能安心的留在他的身边。

    “可是上天弄人,一切还没开始,就已经来不及。”展傲凡面上满满痛苦。

    “我不知道陈洁雅为什么那么笃定,她怀孕八个月的时候,我做了羊水鉴定,那的确不是我的孩子。多么讽刺,我等着要去救晖晖命的……竟然……”

    回忆的时间太长,等他一一说完,时针已经走过一个小时,沐安忧就那么安静的坐着,安静的听着,看着他深陷在回忆里时而纠结时 (http://www.bxwx123.com/novel/K0HhT.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