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迷失的青春期 > 第0005章 债主上门

第0005章 债主上门


    吕中华停下车后,看到两辆小轿车上一共下来四个身穿西装革履的人,看样子也是社会上的,只不过不是小混混,都是三十岁左右的老江湖,个个一脸凶神恶煞。

    其中的两个站在车头,一个在副驾驶车门外敲着车门,一个走到他这边来。

    他按下按钮,副驾驶那边的门闩弹了起来,那个从副驾驶上来的人,一声不吭从腰里拿出一把砍刀,直接架在他的脖子上。

    当他摇下车窗玻璃之后,站在他车门边上的混混双臂支撑在车窗框上,一脸微笑地问道:“梅少,怎么回来了也不打声招呼?哥几个好到机场去接你呀!”

    看这样子他们跟梅鸿升有过节,可吕中华不知道为什么,只能是冷冷地反问了一句:“有事吗?”

    “有事吗?哈,”那人伸手用手背,轻轻地拍着吕中华的脸:“怎么,出国一年就得了健忘症?我想你应该上过小学吧,只要上过小学的人就能算出,你借郑叔的那笔钱,利滚利的话,应该可以买十辆路虎了吧?”

    吕中华明白了,原来他们是放高利贷的。

    不过他实在想不出,梅氏集团那么有钱,梅鸿升为什么要借高利贷?

    吕中华本来想低调一点,毕竟在国外打打杀杀的日子过得太久,这次回国,他希望尽量少用暴力手段,能不用最好不用。

    但他很清楚,放高利贷人的手段,眼下这事没有商量余地,必须立即解决。

    吕中华不动声色地反问了一句:“然后呢?”

    “哈,然后?”

    那人看了坐在副驾驶上的人一眼,坐在副驾驶上的正准备一使劲,用刀更深的顶住吕中华的脖子。

    吕中华的胳膊肘已击向他的胸口,同时一摆小臂,只听“砰”“啪”两声,随着那人“啊”地一声惨叫,从嘴里喷出和从鼻子里喷出的鲜血,喷了前挡板一片。

    站在车门边上的那人一愣,准备撤身后退的时候,吕中华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向下一压,“咔嚓”一声,他搁在车窗边缘上的肘关节立即脱臼。

    那人瞪大眼睛,张大嘴,痛的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吕中华又冷冷的问了一句:“然后呢?”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正袭向那人的心头,他做梦都没想到,梅少还有这么一手。

    站在车头前的两个人看到情况有异,立即冲了过来。

    吕中华立即把门推开,出门腾身而起,在空中飞踢出一个连环腿,“啪啪”两声,刚刚扑过来的两个人,还没站住脚,就被他踢得倒飞出去。

    吕中华凑近刚刚站在车门旁,现在靠着他车上的那个人,面无表情地又那一句:“然后呢?”

    卧槽,这也太高冷了吧?

    见惯了梅鸿升点头哈腰,一副卑躬屈膝样子的他,完全被眼前出现的情景惊呆了,举手投足间,吕中华一下子放倒了四人,而且动作干净利落,那种震慑力对于这些混混来说,简直就是空前绝后。

    原本牛逼哄哄的他,情不自禁地扑通一下跪倒:“梅……梅少,不关我的事,我是替郑……郑叔跑腿的。”

    “他在哪里?”

    “啊,什么?哦,”那人完全被吓蒙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你问的是郑叔吧?他……他在一品香茶楼。”

    吕中华反手一个耳光,煽得他像醉汉一样东倒西歪,踉跄了几步之后,普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吕中华站在车门口,一声不吭的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人。

    那人刚才痛蒙了,坐在那里犯傻,看到吕中华盯着自己,赶紧推门下车。

    吕中华冷声道:“把血给我擦干净了。”

    “是,是。”

    那人赶紧伸出双手,用西装的袖口,把前挡板擦得干干净净。

    吕中华上车之后打开导航仪,锁定一品香茶楼之后,发现就在旁边,距离还不到一千米,立即驱车朝茶楼驶去。

    “哥,这……这是梅少吗?”

    “你问我,我问谁去?”

    “赶紧给郑叔打电话吧,我怎么感觉这个梅少被什么东西附体了?”

    正在茶楼与宋国祥喝茶的郑叔,听说派去找梅少的人,居然被梅少打残,不是打断胳膊,就是口喷鲜血。

    郑叔张嘴“噗”地一声,把一口茶喷了坐在对面的宋国祥一身,不可思议地问道:“妈蛋的,你是喝多了还是没睡醒?”

    梅鸿升是个什么样的人,郑叔太了解了。

    刚刚宋国祥来找他,让他带着人去逼一下梅鸿升,郑叔还觉得叫四个人过去有点多,没想到现在接到的电话是,自己的四个兄弟,居然被梅鸿升那滩扶不上墙的烂泥给废。

    “郑叔,我现在胳膊肘都是断的,你是没见过现在的梅少,真特么高冷的就像是职业杀手,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被什么附体了?”

    “附你个头!你们这些混蛋,让你们平时少看一点什么都市修真小说就是不听,给老子滚犊子!”

    郑叔气呼呼地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

    宋国祥弄干净身上的衣服之后,不解的问道:“大哥,什么人招惹你了?”

    “还有谁,不就是你们梅氏集团的活宝梅少吗?”

    “怎么了?”

    “按照你的意思,我派去要债的四个兄弟,居然被他给废了。”

    “咳咳咳——”宋国祥刚刚喝了一口茶,没像郑叔那样喷出来,但却差点把自己给呛着了:“你说什么,梅鸿升,就他那熊样?真不是吹的,我是不好当面动手,否则……”

    “否则怎么样?”

    宋国祥和郑叔同时一愣,一抬头,发现吕中华正站在他们的桌子边上。

    吕中华并不认识郑叔,但却看到了宋国祥,只是听到他们刚刚的对话,才知道这个大约四十出头,脸上还有一块刀疤的人就是郑叔。

    宋国祥一脸愕然的看着吕中华,心里却有点发慌。

    正值壮年的他,并不是怕打不过吕中华,而是担心自己一年前挖的坑被吕中华识破。

    郑叔虽然刚刚接到电话,依然没有把吕中华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个过去看到他就头皮发麻,浑身哆嗦,只会点头哈腰的梅少,根本就是一个垃圾,而且是不能回收的那种。

    “怎么了,梅少,一年不见,你好像挺牛逼的样子?”

    吕中华冷冷地反问了一句:“我的欠条呢?”

    “哟,梅少,你还记得有张欠条?”郑叔不屑一顾地笑道:“看来这次国外之行,你是小赚了一笔,不过我可得提醒你,现在这张欠条上,可不是当初的一百万,如果我没算错的话,应该足以把一品香这样的茶楼,连人带固定资产买下好几个。”

    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两张A4纸打印好的借条,上面不仅仅有借款,而且还有利滚利的计算方式,一年下来,变成了好几千万。

    不过郑叔放在桌子上的,只是个复印件。

    吕中华拿起来看了看,叠好后放进自己的口袋,转身就要离开,郑叔拍案而起:“你丫的把老子当成了空气?”

    吕中华转过脸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在法院存了一笔钱,你可以直接到法院去取!”

    几个意思,他居然还能想到有法院?

    坐在边上的宋国祥一愣,发现自己熟悉的梅鸿升完全变了,不仅不再是之前的那个纨绔子弟,身上居然有种强大的气场,而且是腾腾的杀气。

    郑叔也意识到了,只不过在他眼里的梅少,就算是脱胎换骨也还是一堆垃圾,何况以他在社会上的地位,决不允许被人如此无视。

    “麻痹的,你小子居然诳我?”

    话音刚落,他并没有下达任何命令,也没有向任何人使眼色,但坐在旁边桌子上的两个壮汉,一声不吭地朝吕中华扑来。

    旁边桌子上的客人都没反应过来,只听“砰砰”两声,两条扑向吕中华的黑影,立即又倒飞了出去,把旁边桌子上的茶具,都给砸了个稀巴烂。

    郑叔一下懵了,刚刚出手的两个人,至少是本市的绝顶高手,也是他的贴身保镖,居然还没明白什么回事,甚至都没看清吕中华是怎么动手的,他们俩就像两个断了线的黑色风筝,先是摔到桌子上,又从桌子上滑到地上,半天也没看见人影。

    看见有人动手,其他桌子上的客人大惊失色,纷纷把目光朝这边逃来,胆小的准备开溜。

    收银台的服务员见状,不动声色里拨打了110。

    宋国祥的脸色刷地一下白了,认识梅鸿升二十多年,从来就没听说过他学过武,而且出手之快、之狠,对于宋国祥来说,简直是骇人听闻。

    起身的瞬间,宋国祥朝郑叔使了一个眼色后,立即落荒而逃。

    郑叔下意识地拿起手机,忽然又想到,如果这时吕中华动手的话,自己恐怕性命难。

    成名以来,郑叔第一次感到了害怕,不由自主地抬眼看了吕中华一眼。

    吕中华冷声道:“把你能叫的人都叫来,这几千万要是换成硬币的话,还真要不少人来搬运。”

    吕中华的声音很冷,但他的目光更冷,足以让郑叔不寒而栗。

    众目睽睽之下,就这么认怂,将来还怎么在社会上立足?欲知后事,请移步至尊兵王俏佳人 (http://www.bxwx123.com/novel/QIPBz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