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色色娘子别逃嘛 > 卷五:03

卷五:03


    某端无良滴小后记

    半个月后:

    胡小蛮半靠在床榻上,皱眉喝完浓浓苦涩的汤药,而后张口含住某人殷勤递过的蜜饯,嚼了几口,才觉口中不那么难受……

    微微的眯了眯眼睛,悠悠的嗓音:“也就是说,爹和娘也都知道?”

    “恩。”花满堂心虚的点了点首。

    “也就是说就只瞒着我?”胡小蛮的声音拖长了几分。

    “也不能这么说,就我还有爹和娘知道。”花满堂亟亟辩解着什么,一脸讨好的笑着,接着道:“小蛮,当时不是情况特殊么?娘在听大夫说你落水前就有落胎的先兆后,便告诉了我,问我……有否同你同房……后来还是我无意中发现那只小白猫吃了你剩下的梅花糕后竟然落了胎,这才知晓那梅花糕里竟然是有红花的,爹大怒,打定了主意要彻查……娘和爹怕你知道后会打草惊蛇……所以才……”花满堂看着面前人冷沉的面色,识趣的不敢再说下去。

    “那么娶柳云灵又是怎么回事?恩?”胡小蛮唇角竟然是勾起了几许弧度,这更是令花满堂瞧得心惊。

    “这个……也是缓兵之计,娘说如此一来,你心里肯定会对我有所生气,等你搬去了别院,下药之人定会有所松懈……”花满堂如是道着,他千算万算亦没有算到小蛮竟然会逃离开他,足足有半年的时间遍寻不到她的踪影,这几乎令他痛不欲生。现在想想心里还是惊悸满满。

    “真的是柳云灵?”胡小蛮到现在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那个温柔婉约的女子?不过,一想到当日在湖边她发了狂般的姿态,心下也就了然几分,只是……哎……终究是一个痴人……

    “恩,我和爹本来打算要将她送官府,可是你知道,她终归唤娘一声姨娘,何况,她的娘亲也只剩下她这一个女儿了,再者,当年,云雪自尽的事情终归是我年少轻狂任性了些,我要是早些同她讲清楚,不等到婚期将近,也许就……所以……娘便遣她回了江南。”

    胡小蛮沉默着没有说话,难怪于氏这些日子见了自己总是有几分愧疚,想来是觉得丢了那个尚未成型的孩子,对自己而言还有许多的不公吧,不过……

    “花二少,您倒是欠下了一屁股的风流债,每每要我来替你还啊?恩?”胡小蛮不屑的勾唇,冷嘲热讽着:“这先是一个李水儿,接着是柳云灵刘云雪姐妹,啊?你倒是齐人之福,乐在其中啊……”哼,早该同你算算旧账了!

    闻言,花满堂垮了脸,喃喃哀求道:“小蛮,咱不是先前说好了么,我要是从实招来,你就不与我计较!恩?”

    “我反悔了!”胡小蛮一脸的理直气壮。

    “小蛮,你就看在咱儿子女儿的份上原谅我好不好?恩?”花满堂见佳人不动容,便使出了杀手锏。

    “看你表现吧!只是不许再上我的床!”一提起那对宝贝儿女,胡小蛮便动了恻隐之心。却仍然有着自己的坚持,哼,不好好整整你,你就不知道我胡小蛮岂是轻易惹得的,恩?竟然敢瞒着我!

    花满堂简直是哀嚎了:“小蛮,亲亲娘子,可不可以换个别的惩罚啊,咱儿子女儿说了,他们想要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

    “滚!你以为你儿子女儿是妖孽么?生来就会讲话?”

    “呃,他们在我梦里告诉我的!”

    “那你去梦里找人跟你生小弟弟和小妹妹吧!”胡小蛮狠狠鄙视了面前人一番。

    于是乎,花满堂悲催的“禁欲”生活就如此拉开了帷幕……

    。

    一个月后的某月黑风高夜:

    某一修长身形悄悄进了屋,小声问着立在自己面前的人:“翡翠,小蛮睡着了么?”

    “回姑爷,小姐这会子刚睡着。”翡翠如是道着,哎,这都多少日子了,姑爷总是这么偷偷摸摸的半夜回来,天不亮再悄悄离开,好可怜啊!

    一旁的点朱更是忍着笑,看着那身形进去后,拉着一脸同情心泛滥的翡翠悄悄离开。

    悄悄躺上床榻,再悄悄抱住绵软的身躯,好想再吻吻那张诱人的焉唇……

    “花满堂,你给我滚下去,我对你的忍耐是有限的,别以为买通翡翠和点朱,每每半夜偷偷的爬上我的床榻我不知道?”胡小蛮冷冷的声音在夜里格外清晰。

    花满堂这次却是打定了主意死皮赖脸磨到底,紧紧抱住佳人的身躯,讨好的道着:“娘子,为夫知道错了,再也不犯了,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为夫吧,恩?”

    “我不是大人,只是女子,所以没有大量,自然不会原谅你!”胡小蛮口舌上岂会落得下风。

    “好娘子,亲亲娘子,难道你真的狠心看着为夫要欲闷而死么?”花满堂嗅着她身上为人母后更为诱人的甜香,不知道还能把持多久,两个月了,天哪,一个月了,每夜只能看着不能吃,他几乎怀疑自己就要成为名扬王朝有史以来第一个“欲求不满”而死的男人了……

    “自己解决!”胡小蛮冷冷的丢出一句。

    “娘子,大夫说总是这样会伤身体的!”花满堂哀求着。

    “伤身体?不举么?”胡小蛮终于回过头来看着死皮赖脸抱着她的男人。

    “恩……恩……所以为了娘子的未来着想,还是从了为夫……呃,不,是满足为夫吧!”

    “花满堂,我始终很是纳闷,你若是没有存了什么心思,当时为什么会问我要不要你纳妾?”胡小蛮完全不理会他的纠缠,冷着声音问道。这男人前科太严重,不可轻易原谅。

    “我……我……不是……”就想问问你会不会在乎我纳妾,若是在乎不就是等同于爱我么?哎,怎么就是不好意道出口呢,哎,算了,豁出去了,大不了不要面子了……

    可是还不待出口,胡小蛮看着他犹犹豫豫的态度,登时火冒三丈,一脚将某男踢下床:“去你的伤身体,去你的欲求不满,花满堂,你该死的就是活该不举,你这辈子都不举!”

    嘎嘎,这是个怎么的情况?(某端画外音:胡小美人,乃这样子系是不道德滴,乃这是对自己滴性福非常不负责任滴……)

    。

    两个月后某耀目星空夜: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这里的伤疤是怎么弄的?”胡小蛮皱眉看着他耳后那条一指长的伤疤问道。

    “这个……我不小心划伤的!”

    “花满堂,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这个人在说谎的时候,老是皱着眉头。”胡小蛮半眯了眸危险的瞧着面前的人。

    片刻的沉默后,花满堂低低的嗓音缓缓散开:“是被岳父弄的。”

    “我爹爹?”胡小蛮疑惑皱眉。

    “恩……就是先前我去胡府问你下落,每次都被骂出来,直到,最后一次,岳父告诉了我你的下落,却丢过来一个茶盏……”当时,他跪着,看着茶盏飞过来,根本没打算要躲闪,不过,好在胡富贵也是故意扔偏的……

    “你怎么不躲躲呢?”胡小蛮埋怨般道着,眸里已然动容。

    “岳父是故意扔偏的,不然,你夫君这张脸就悔了!”花满堂嬉皮笑脸的道着。

    胡小蛮却是许久没做声,而后,旋即一个翻身背对着某人面朝里躺下,闷声道:“我困了!”眼角却有泪水不听使唤的滑落……

    许久许久的沉默后,花满堂觉得身边的人应该睡着了,方才小心翼翼的悄悄自背后圈住了她的身躯。

    ……

    “花满堂,管好你的好兄弟,它不老实了!”胡小蛮斜斜睨了眼身边某人的下体,不屑的斥道。

    “它哪有不老实了,自从认识你后,也就只进过一个地方。”花满堂一怔,旋即很是不满意的低低反驳着,更何况,这都多少日子了……“兄弟”已经严重抗议了,花满堂你是要当和尚么?

    “流氓!”胡小蛮已经有些困意了,低低的嘟囔了一声。

    “流氓也就只流氓你一个人!”

    ……

    “娘子,只能抱着么?”花满堂小小郁闷的问着。

    “恩。”胡美人已经困意满满了。

    “那娘子,可以亲亲嘴么?”某男双眼冒着贪婪的光。

    “恩……”某女意识有些模糊了。

    “娘子,可以再亲亲脖子么?”某男继续得寸进尺着,企图趁着佳人困倦之际一举得逞。

    “恩……”

    “娘子,这样睡着不舒服,可以让为夫把衣服都为你脱了么?”

    “恩……”某女已经与周公下棋去了。

    “娘子,可以……”

    “啰嗦什么,随便啦!”某睡得正香的女人马上,几乎,就要,抓狂了!

    随便?某男眼中亮光满满,于是乎……嘿咻嘿咻……

    “你……该死的……你给我出去!”胡小美人一声怒吼,不可置信的瞪着覆在自己身上的luo男。

    “娘子……出不去了……”某男蓄势待发,极其难忍。

    “那……你慢点!”太久没有……身体有些不适应。

    某男欢喜点首:“为夫保证令娘子满意!”

    而后……嘿嘿,烟罗纱帐里,旖旎无限……

    。

    三年后:

    朗朗晴天,艳阳高照,胡小蛮立在湖畔,任温暖的风拂过面颊,沁人心脾的惬意。

    倏然,一双修长的手臂自身后将自己圈在胸前,低低温热的气息柔柔吐在耳畔:“猜猜我是谁?”

    “亲亲夫君,孩儿他爹!”胡小蛮唇角勾着上扬的弧度。

    “他今日调皮了么?”花满堂满意她的回答,一手圈着她,另一手温柔抚摸上她微微隆起的小腹。

    “没有,这个孩子一直很乖,花满堂,我觉得她一定是个女孩儿。”胡小蛮半眯了眯眸子,思忖道着,从发现有孕之后,既没有妊娠反应,更没有别的不适。

    “只要不折腾她娘亲,什么都好!”花满堂拿开放在小腹上的手,接着喃喃问道:“方才在想什么?”

    “在想……恩,不告诉你!”胡小蛮笑的狡黠。

    “想我了么?”花满堂下巴磨蹭着佳人的肩膀,嗅着她身上愈发令人着迷的幽香。

    “没有!”胡小蛮唇角的笑意愈发加深,灵动的眸子里是动人的光芒。

    “真的没有?”悠悠拖长的尾音带着魅惑的姿态,花满堂磨蹭着她的颈项。

    “真的没……唔……”胡小蛮话还未完,某人已经自她颈项绕过,吻上了她的焉唇,两人仍旧是前后相拥的姿势。

    午后的暖阳笼在相拥相吻的两人周身,耀目却温暖的光圈……

    花满堂,我在想啊,上天让我穿越到这个时空,是不是就是为了遇见你,爱上你,陪着你地久,天长,陪着你地老,天荒……

    “咦?娘和爹爹在做什么?”湖畔远处的某棵树后,探出一张粉雕玉琢的小面庞,疑惑的喃喃道着。

    “花若惜,你连这个都不知道,爹爹和娘在亲亲。”另一颗探出的俊美异常的小脑袋不屑的瞥了身旁的妹妹一眼,一幅你很笨的样子。

    “亲亲?”花若惜眨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很努力的在回想着什么。

    “是啊,不然你以为娘肚子里的小娃娃是怎么来的?”花若幸好似万事通的样子,狭长的桃花眸流转着。

    “切,才不是呢,翡翠姑姑说娘肚里的小娃娃只有在晚上爹爹和娘睡觉觉的时候才会有的,现下可是白天!”花若惜一幅你很蠢的样子道着。

    (哎,翡翠啊,乃是多么滴不厚道啊,哪有酱紫教小盆友的,哎,花府的两位小祖宗啊,乃们是多么滴早熟啊……)

    “幸小少爷,惜惜小姐,老爷正找你们呢!”一声浅浅的呼唤在两人身后不远处响起。

    花若惜率先回头,看着身后快要走过来的丫鬟,暗叫一声:“糟了!”

    花若幸很是不安的皱起了眉头,这小丫头难不成……

    “一定是太公午睡醒来后发现我在他脸上画得小乌龟了!”花若惜皱起可爱的小鼻头,嘟着粉嘟嘟的焉唇,看着面前一幅“与我无关”表情的花若幸,摇着他的手臂:“哥哥,好哥哥,亲哥哥……”

    “我迟早要被你连累惨!”花若幸无奈的白她一眼,扯起她的小胳膊:“快跑啊!”

    小丫鬟眼看着就要到两位小主子跟前了,可是嗖的一下,两个小人儿就不见了踪影……

    怎么跑的这么快啊……

    不经意的抬眸,瞧见远处湖畔边相拥相吻的身形,不禁羞红了脸,迭忙去追两位小主子去了……

    ————————————————-—————————————————————————

    哎,再一次悲催的发现,云端果然是写后记和番外比较有感觉……掩面泪奔……

    又一个故事的完结,另一个故事的继续,从今天往后,云端便开始专心写《无良绝妃难搞定》那篇了,也就是帝王系列之三,希望亲们继续去支持!

    还有之前的帝王系列之一的《皇妃无颜》和帝王系列之二的《全能王妃》现在都已经打折了,没看过的亲们可以去看下哈!!! (http://www.bxwx123.com/novel/hx4ia.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