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神级偷取系统 > 第749章江道油的救赎

第749章江道油的救赎


    “不是你?”
    秋无双听言,着实怔了一下,旋即双眼眯起逼视江道油,狭长上挑的眼缝中闪过如狐狡黠,略带些凶悍的暗光:
    “你以为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我就会相信吗?”
    呸的一声!
    秋无双一口香唾啐到江道油伤痕累累如毛虫般赘肉层叠的大肚子上,犀利如刀的目光,无比厌弃地了剜了他一眼:
    “老娘的眼睛可没得盲症!你之前那副残暴的模样,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方才若不是紫袍男子出手相救,她和东方玉便险要丧命在江道油手底。
    这家伙现在居然口口声声说绝不可能做残杀同门之恶事?
    看着这黑胖子一脸无辜的模样,秋无双心头便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
    江道油百口莫辩,一时语塞。
    他虽是一介纨绔子弟,然则在此之前,确实并未曾做过残杀同门的事情,得到金色道果之后,他仿佛像变了一个人一般,疯狂地榨取无天城外周边秘境中的修炼资源。
    那种强大莫名的力量,令本就心志不坚的江道油如中邪一般,性情也变得愈发残暴贪婪。
    江道油睁大一双黑溜溜地眼睛,小心翼翼扫了周围立着的三道或清冷或妖异或娇小的倩影,喉头不自禁地滚动了一下,说实话,这样三个各有千秋的绝色美人,在整个无天教中也不多见。
    就在不久前,他与其中两位进行过激烈战斗,此刻,连江道油自己回想起当时的情况都觉得诧异古怪,仿佛那时候只想着如何获取更强大的力量,摧毁对手,竟是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有。
    若以他平素二世祖的尿性,遇上这等美女,必定是要调戏一番的。
    但这些话,江道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总不能说自己是被那枚金色道果的力量左右了心智才对秋无双和东方玉二人痛下惨手的吧?
    即便是说出来,秋无双和东方玉二女也绝对不会相信他这套说辞。
    该怎么办?
    难道我真的要被这个可怕的女人当做所谓的杀人凶手?我记得她说过,她是左厢执法殿的人,要是她真把我带回了执法殿,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呀!
    到时候,背上残杀淫辱同门的万恶罪名,必定是人神共愤,人人得而诛之,只怕搬出我哥来也不好使。
    若早知如此,我何必当初!
    此刻,江道油突感鼻子一阵酸涩,胸中百感交集,如有块垒重压,既有悔不该当初听信江海青谗言闯入镜心湖的悔恨,也有百口莫辩孤立无援的无助,更有面对女无常酷虐行径的绝望!
    “姐姐,你打我,打死我!!我不想活了!”
    突然间,江道油伸长如乌龟般的脖子,眼底两行热泪滚落下来,歇斯底里地冲着秋无双大吼起来。
    “咦?”
    秋无双眸光一凝,定定地看了江道油好一会儿,如在打量一个怪物。
    她从未听过这样的请求!
    半晌,秋无双缓缓仰起头,眼中罩上一层霜雾,霜雾中突兀地闪出两点紫色高光,薄冷紫唇轻启:
    “一定是畏罪至极,害了失心疯了!好,既然如此,我满足你的要求!”
    语声冰冷地说着,她拔下鬓角一根墨色发丝,劲风一抖,噗的一声,玉手中赫然握住一截长鞭,鞭子上布满了层叠交错的黑色鳞片,那本是头发的毛鳞片,但随着发丝变成了长鞭,毛鳞片的边沿也变得十分锋利,如精钢打造一般冷凝。
    啪!
    秋无双握紧鞭柄,手腕一抖,黑铁长鞭如蛇抽出,空气爆炸之声应势乍起。
    东方玉吓得娇躯一缩,温软如玉的小手下意识握住身旁沈小柒的纤长细腻的手掌:
    “小柒姐,这个女无常好可怕,我怀疑她有暴力倾向,答应我,下次咱不带她玩好不好?”
    少女踮起脚尖,贴着沈小柒耳畔,吐气如兰,声音压得低低的说着。说话的时候,还紧紧拉着沈小柒的玉手。
    沈小柒安慰地摸了摸少女细顺蓬松如雪的发丝,笑笑不说话,目光自始至终都望着秋无双的方向,不可怕能叫女无常吗?
    不过……
    啪!
    “嗷呜!!”
    沙漠之中夹杂着风沙的空气,顿被江道油杀猪般凄厉的惨嚎划破。
    长鞭抽打肉帛的密集噼啪声,更是不绝于耳。
    顷刻之间,江道油裤衩之上,渗出了刺眼殷红,他像条惹急了的野山猪,一边撅着屁股躲避鞭子的抽打,一边张开嘴撵在秋无双后面,竟然想去咬秋无双的小腿。
    “反了你!是你自己要我打死你的,还敢咬我!”
    秋无双气哼一声,霸道冷酷地一脚直接踹在江道油脸上,江道油目中闪烁着愤怒的红光,居然不顾脸疼,反嘴一口咬住了秋无双的鞋尖。
    啪啪啪!
    十几鞭子如笔墨光束般抽了下去。
    “嗷嗷嗷我不要了,不可以打了,我会死的!”
    江道油松了口,他自然是不想死的,之前,他说那番讨打话不过是想演一出苦肉计,谁曾想秋无双竟然真的往死里抽他。
    他承受不住,已经完全顾不上什么江家少爷的尊严,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因手脚被捆住不方便,他磕头的样子十分滑稽,便如一只肥胖的毛虫。
    下一刻,秋无双真就不打他了,一只玉手不停的在他黑胖的脸上来回抚摸。
    秋无双的手不似寻常女子那般细腻软滑,而是微带薄茧,指节骨骼嶙峋冰冷,加上她那锋利如鹰雀的紫色指甲,如地狱中伸出的鬼魅利爪,江道油害怕地紧闭着眼,又不敢闪躲,浑身肥肉不停地颤抖,泪流不止。
    “不打了。”
    秋无双收回玉掌,叉在腰间,轻叹一口气,随即,眸中紫光陡然炽烈至极,语声冷如极地寒冰:
    “我杀了你!”
    江道油顿时感受到无边杀气碾压而至,面如死灰,泪流消止,取而代之的是倒吸凉气和绝望抽噎。
    看到这一幕,沈小柒也觉得秋无双有些过于残酷了,不过,若江道油真是杀人凶手,如此暴虐倒也不算什么,即便是杀了他也是死有余辜。
    可,即便是在秋无双如此惨无人道的摧残之下,江道油虽不时求饶,但却自始至终都未曾承认过自己的罪行。
    他是真的畏罪?还是说,凶手根本就不是他?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江道油并非一个守口如瓶的铮铮铁汉,他不止一次表现出反抗的意识,但每一次都被秋无双更加狠毒的暴打镇压了回去,总的来说,他就是一个欺软怕硬不要脸的家伙,这样一个软脚虾,哪来的魄力做下那些滔天罪行?
    “无双,先不急着动手,我有一些话,要问问他。”
    此时的江道油已然是待宰的羊羔,翻不起多大浪头,早杀晚杀也不会缺一斤肉,秋无双听了沈小柒的话,并没有异议,用鞭子杵着江道油扁平的鼻头。
    她俯下身,目闪寒光,沉声警告道:
    “暂且放你一马!待会沈师妹要问你话,她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若是敢耍花招,我长鞭一挥,顷刻之间便结果了你这条活着浪费资源、死了浪费土地的烂命。”
    “嗯嗯,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江道油连忙点头,他已经被秋无双收拾怕了,如今得以喘息,当然要言无不尽,拖延时间。
    行,这还有个罪犯的样子!
    看着目光温顺、面带畏怯的江道油,秋无双满意地点点头,她站直身,转头对沈小柒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而后自己让在了一旁,手中长鞭依旧闪烁着堪比金铁一般的冷冽幽泽,随时可能抽回江道油身上。 (http://www.bxwx123.com/novel/rAMKK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